巴利文是什么(沙利文是什么机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 要

唤醒不可或缺的文化记忆
图为云南图书馆古籍修复员修复少数民族古籍。资料图片
核心阅读
近年来,古籍普查范围不断扩大,刷新了人们对少数民族古籍数量和分布的认知,让这些古籍有机会得到更好的整理、修复、保护

唤醒不可或缺的文化记忆

巴利文是什么(沙利文是什么机构)插图图为云南图书馆古籍修复员修复少数民族古籍。资料图片

核心阅读

近年来,古籍普查范围不断扩大,刷新了人们对少数民族古籍数量和分布的认知,让这些古籍有机会得到更好的整理、修复、保护和利用。修复损坏的页面,翻译难懂的单词,发布在线阅读资源...《天书》中记载的少数民族文化的密码由此被解开,中华文化的版图更加完整清晰。

反映彝族伦理规范的彝族古籍《单泉经》记载了彝族史诗《叶蓓詹静像》和藏、满、西夏语的《大藏经》...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古籍是中国古籍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中国各民族的灿烂文化,也是人类文明的瑰宝。这几年来,我国古籍工作不断加强,许多过去尘封的少数民族古籍逐渐清晰起来。

而且总数和分布都超出了之前的认知。

自2007年“中国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以来,各地开展了古籍普查,普查范围逐步突破传统的图书馆、档案系统,扩展到文物系统等新领域。随着古籍普查的深入,人们惊讶地发现,少数民族古籍的总数和分布之广,超出了人们以往的认知。

“从近年来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申报情况来看,少数民族古籍的申报数量越来越多,质量也越来越高。”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张志庆说。据统计,在国务院公布的五批12274种国家珍贵古籍中,少数民族文字古籍有1039种,占总数的8.5%。

普查发现的藏文古籍数量迅速增加,其种类之丰富、质量之好令人吃惊,为古籍版本和西藏历史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如元刊本《石梁论》于元至正元年在大都出版,比永乐大藏经早了一个世纪,推翻了元代没有藏文文献出版、明代以前没有藏文印本的说法。布达拉宫的五库中,古籍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非常突出,第五库收录了460部梵文贝叶经,在印度已经失传,极为珍贵。正在布达拉宫做古籍普查的西藏自治区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白章感慨地说:“能近距离接触到这么多珍贵的古籍,对我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目前,西藏自治区古籍普查已完成18120封,水文、彝文、傣文等少数民族古籍普查工作也在有序进行。

数字化手段使阅读和研究更加方便。

和中国古籍一样,很多少数民族古籍也面临着虫蛀、发霉、腐烂等问题,急需修复。然而,少数民族古籍特有的纸张工艺、装订方式和书写格式,使其修复难度极大。像藏文古籍的纸张,大多是用瑞香狼毒做的,厚实有韧性。如何修复它们是一个难题。在古籍修复大师杨立群的带领下,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研制出“书法用人造纸浆”,为藏文古籍修复探索了一条新路。

迄今为止,云南省图书馆在彝文、藏文、东巴文、傣文等少数民族古籍修复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先后修复彝文古籍25卷,约14000页;九部傣语古籍360页;巴经古籍40部,491叶。因此,云南图书馆成为中国少数民族古籍修复技术和经验最丰富的单位之一。

但是修复之后,如何让这些珍贵的古籍更容易阅读和研究呢?

古籍数字化是重要手段之一。目前,在国家图书馆的带动下,各少数民族地区都在积极开展古籍数字化工作。云南省图书馆将《大理国护国抄》、《镇馆之宝》、《元官刻大宝经》等极其珍贵的少数民族古籍全部数字化并在线出版;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完成了38部2580册少数民族古籍的书影扫描;贵州完成了汉、彝、水文等7.6万部古籍的数字化扫描;四川省已经积累了近7万部数字古籍。

利用新技术可以使古籍数字化事半功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研究员、少数民族古籍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吴元峰主持开发满文识别软件。两年时间,13万份朱批奏折被数字化,全文可搜索。吴元峰说,如果单纯依靠人工,这么大的工作量,需要10个人8年才能完成。

人才匮乏仍是古籍整理的短板。

少数民族古籍大多分布在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地区,保存条件差、相关人才缺乏等问题给古籍的普查、鉴定、整理、修复和利用造成了很大困难。

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是我国傣族古籍集中的地区,其中《贝叶经》是一部难得的、独一无二的珍贵古籍,对研究宗教、历史、文化、民俗乃至古籍装帧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但《戴巴耶经》的文字主要是巴利语、老戴语、梵语和一些其他文字,而精通这些文字的主要是年纪较大的“章博”和“康郎”,在西双版纳不超过10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图书馆馆长周阳新说:“傣族古籍有丢失的危险。”。专业人才的缺乏已经成为古籍保护和发展的瓶颈。

古籍保护的理想人才,不仅要懂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还要懂文字学、版本学,甚至纸张、字体、装帧等的历史沿革。,做一个复合型人才。但是这样的人才太少了,因为他们不懂版本学,一些基层的古籍普查人员经常出错。有一次,中国古籍保护协会少数民族古籍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黄润华在某地发现,一些古籍被错误地定为唐代。“如果是写在唐朝,那就太可怕了。这是个大新闻。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些古籍显然是很晚才出现的,但是普查员认为书中所写的是关于唐朝的,所以决定写成唐朝。这只是一个不懂版本的笑话。”黄润华说。

“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后,各地从事古籍保护的人才明显增多,但能够开展少数民族古籍保护、阅读、编目、修复工作的专职人员仍然不多。“少数民族古籍保护人才短缺问题十分严重,必须尽快解决。不能让少数民族的古籍因为人才被破而成为‘天书’。”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副主任齐国庆说。(记者张鹤)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A+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请联系我们删除,站长QQ:792311118
本文地址:https://www.adhur.com/a/3/54365/0.html
发布日期:2022年11月05日  所属分类:科技
标签: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